首页 >> 国际>> 德国总理拒见黄之锋!因为中国,这两大佬打起“嘴仗”
  • 德国总理拒见黄之锋!因为中国,这两大佬打起“嘴仗”

  • 时间:2019-11-06 13:50:38 阅读:1747
  • 最近,中国就德国外长与香港叛军黄之峰的接触向德国提出了严正交涉。另一方面,由于中国的香港问题,德国自由民主党主席和西门子老板发生了“口水战”。据德国媒体当地时间9月12日报道,在11日的议会演讲中,在4月党代会上用中文打出“经济政策”并呼吁“德国觉醒”的德国自由民主党(Liberal Democratic Party)克里斯蒂安·林德纳(christian lindner)指着中国,称中国是德国最重要的贸易伙伴,也是竞争对手。他说,“捍卫西方自由价值观”不仅是德国政治的任务,也是德国商界的任务。

    刚刚从中国访问归来的德国总理安吉拉·默克尔拒绝见黄之峰,但也被林德纳“指控”。

    同时,林德纳还特别提到在中国经营大量业务的西门子集团,称其总裁乔·凯泽(joe kaeser)“攻击德国选择党和美国总统特朗普从来都不是禁忌,但面对中国,凯泽警告德国各界不要过于严厉地批评中国”。林德纳声称良好的商业关系很重要,但所谓的“经济自由和社会自由”不应该分开。

    引起林德纳不满的凯撒刚刚随着默克尔对中国的访问回到德国。在8日接受德国rnd报业联盟采访时,他表示,如果德国的工作取决于我们如何处理棘手的话题,那么我们不应该强化普遍的不满,而是应该全面考虑各种立场和措施。他说,“德国必须权衡价值观和利益...西门子员工的工资由全球客户支付,而不是德国纳税人。"

    11日被林德纳点名后,凯撒在几分钟内通过推特反驳道:“胡说!我并没有警告你们不要批评中国,而是呼吁你们不要让对抗升级,要小心谨慎,进行对话,寻求问题的解决办法。负责任的经济总是在寻找问题的解决方案,而不是像林德纳那样拒绝它。”

    于是,一场网上“口水战”开始了。

    结束演讲的林德纳也拿起手机发推特回应道:“我会忽略你推特攻击的最后一句话。”他表示,特朗普和中国都应该得到“明确的措辞”,并表示“商业不能成为中国问题的唯一关切”他指责凯撒在访华期间言辞不一致。

    凯撒也拒绝退让,再次反击:“这不是一次攻击,而是一个事实。讽刺的是,付出代价的是社会民主党。在我访问中国之前、期间和之后,我的观点都是一样的。你可以参考我的声明,而不是那些标题和内容单薄的媒体。”

    林德纳继续回答,“最初,你想下台。因为你不想这么做:你对待特朗普和中国的双重标准是机会主义。”

    当两人在推特上来往时,《时代周刊》的一名记者也插话问林书豪和林书豪是否愿意进一步阐述报纸上“关于‘责任’的有趣辩论”。

    因此,凯撒回应记者:“我已经说了应该说的话。此外,我必须领导一家日营业额为4亿欧元、员工勤奋的企业。这些员工的工资来自203个国家的客户,而不是这里的纳税人。”

    德国媒体数据显示,2018年,西门子集团从中国客户那里收到85亿欧元订单,占全球订单总额的15%。来自德国的订单比例仅为20%。

    默克尔在9月6日至7日对中国的第12次访问中明确表示,德国和中国有着广泛的合作,扩大了双边关系,德国和中国都支持多边主义和自由贸易。德国欢迎中国最近在金融、保险和服务业领域的开放措施,并愿意加强与中国在自动驾驶、数字化和职业教育领域的合作。

    她还说,中国肩负着重大的全球责任,只有加强国际合作,中国才能继续取得成功。“因此,我们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需要多边主义。合作,而不是单干。”

    香港叛军黄之峰等人抵达柏林,与德国外长马斯合影,并在柏林墙发表了严肃的讲话,声称“如果是新冷战时代,香港就是新柏林”。

    黄之峰和其他国家发表这样的言论并不奇怪。这是他们通常用来讨好西方政客的“垫脚石”和“军阀”。然而,把香港比作柏林,既是对历史的无知,也是对现实的无知。香港问题完全是中国的内政。即使香港的情况进一步恶化,出现特区政府无法控制的骚乱,根据《基本法》的规定,中央政府有足够的手段和力量迅速平息一切可能的骚乱。中国绝不允许外部势力利用香港从事颠覆和分裂活动,香港更不可能成为美苏对抗中牺牲的柏林。

    在声称保护香港高度自治的同时,他转过身来,希望西方列强能立即接管香港。这种矛盾反映了香港叛军所谓的“自由”,这是极其荒谬的。他们反对修改的法律是错误的,他们反对中国和反对香港的暴乱是正确的。为了香港的虚假,携带外国自尊是真的。当特区政府正式撤回修正案时,香港的形势发生了积极的变化,他们经常到各地访问,担心运动会停滞不前。他们想借外力继续煽风点火,发动新的冷战和“颜色革命”,使香港成为外力和中国之间拉锯战的支点。

    所有有眼光的人都可以看到,这样的言行纯粹像苍蝇在摇晃树木。但是“听众感兴趣”。就在德国总理安格拉·默克尔(Angela Merkel)在访华期间表达了对“一国两制”的支持和对暴力的反对之后,德国外交部长马斯公开接触了黄之峰等人士。事实上,马斯也很清楚,中德的利益有很大的重叠,他注定不能打出任何“香港牌”。这样的会议更像是故作姿态。这是受欢迎程度、眼神交流和政治的展示。但即便如此,它违反了最基本的国际法和国际关系的基本准则,并对中德关系有害。

    面对中国的快速发展,一些西方政治家内心充满偏见和敌意,决心遏制中国。“人权卡”、“民主卡”和“经贸卡”的本质是一样的。它们都是手中的工具,越来越局限于压制中国。过去两天,金融大亨索罗斯甚至在《华尔街日报》的一篇专栏文章中公开表示:“我对击败中国的兴趣现在超过了对美国国家利益的兴趣。”黄之峰将香港比作“新柏林”,迎合了他们的观点,即香港要么即将被揭开,要么显而易见。

    黄之峰和其他一些人声称已经向德国增派人员,以解决香港的人权和民主问题,但他们似乎有错误的目标。长期以来,这些香港叛军崇拜外国事物,奉承外国。他们并没有看到香港的人权和自由受到《宪法》和《基本法》的高度保障。他们没有看到在港英政府殖民统治期间,香港没有民主。回归后,中央政府真诚务实地推动香港的民主。忽视事实,颠倒黑白是荒谬的,甚至更可悲。

    香港的事务不能受到外来势力的干涉。香港不可能建造柏林墙。然而,如果说现在有一堵墙,那也是暴力的香港反叛分子和分裂分子建造的核心墙。这座墙试图在一个法治的香港竖起天真和暴力的旗帜。它试图让其他人无法在自由的香港生活。它正在制造和诠释香港回归以来最大的社会撕裂。

      最新资讯
      最新新闻
    网站首页 | 关于我们 | 联系方式 | 招聘信息 | 版权声明 | 网站地图 |
    Copyright (c) 2010 ruffdoggie.com. All Rights Reserved. 青场新闻 版权所有